赛车官网,平台,注册,登录,走势

所在位置:佳酿网 > 酒业评论 >

贵州酒真的要“甲天下”?

2020-12-21 08:17  中国酒业新闻  佳酿网  字号:【】【】【】  参与评论  阅读:

人曰:桂林山水甲天下。

酒人曰:贵州美酒甲天下。

这话由不得你不信,反正最近几年酱酒很火,甚至盖过了川酒全国行当年的势头。凡事要一分为二看待,一棍子打死,非黑即白的思考逻辑在成人的世界里已经行不通。

之所以把贵州酒和川酒单独拿出来长篇分析,重要性不言而喻。其它省份没有这个待遇,那,怨不得别人。

01、黔酒凶猛,这是不争的事实

A、“凶猛”的营收增长曲线

多年来,贵州省一直是中国白酒大省,名酒众多。贵州八大名酒为:茅台酒、董酒、平坝窑酒、安酒、习水大曲酒、金沙窑酒、湄窖。

除了茅台酒,贵州省还有鸭溪窖、赖永初等酒业公司获得了“中华老字号”称号,并有十多枚白酒注册商标获得“中国驰名商标”。

▏这种白酒资源强势的省份并不多,贵州便是凤毛麟角了。

在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布的《省人民政府关于印发贵州省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振兴行动方案的通知》中指出:到2020年,白酒产量达到50万千升,产值达到1200亿元;到2022年,白酒产量达到80万千升,白酒产值达到1600亿元。

相关数据表明:2019年贵州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完成产值1131亿元,完成增加值1089.2亿元,同比增长15.8%。

其中,2019年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营业收入854.3亿元,同比增长16%。其他系列酒营业收入95.4亿元,同比增长18.1%。

显然,茅台大哥的地位无人撼动,其它小兄弟总销售额才277亿元。

B、已占半壁江山的“利润”

从盈利能力来看,整体而言贵州省销售利润率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两者差距每年保持在30%以上。

2017年贵州省白酒制造业销售利润率高达50.72%,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8.19%。2017年,黔酒完成销售收入828.6亿元,同比增长40.4%;完成利润总额420.3亿元,同比增长59.9%。仅此一项,便足以笑傲群雄。

2018年,贵州白酒以全国3.5%的产量,实现了全国43%的利润总额,实现利润总额及出口创汇排名保持全国白酒行业第一位。

茅台2018年度实现营业总收入750亿元左右,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0亿元左右,同比增长25%左右。

2019年度茅台集团完成茅台酒及系列酒基酒产量7.50万吨,同比增长6.88%。实现营业总收入888.54亿元,同比增长15.10%。实现营业利润590.41亿元,

▏茅台的利润达到了66.44%,这可不是一个小比例。

更多酒企业,甚至高科技企业的面对茅台的利润,也望其兴叹。

C、品牌层面“繁花似锦”

通过茅台的品牌、市场等优势和带动作用下,众多贵州酒不断增强白酒自身核心竞争力,在全国各地不断攻城略地,带领贵州酒发展的同时自己也赚得盆满钵满。

黔酒板块也品牌众多,先有“贵州老八大名酒”:茅台、习酒、董酒、鸭溪窖、贵州醇、金沙回沙酒、平坝窖、安酒;后有“贵州新十大名酒”:董酒、习酒、国台、安酒、贵州茅台迎宾酒、贵州醇、金沙、青酒、鸭溪窖、珍酒。

此外,还有钓鱼台、酒中酒、湄窖、匀酒、五星、怀酒、国宝、国威、小糊涂仙、人民小酒等知名品牌,让黔酒军团也星光熠熠。

近十年,黔酒加强了品牌层面的建设力度,涌现出了习酒、国台、金沙、珍酒、钓鱼台、国坛等一大批实力品牌,另有夜郎古、金酱、君丰、国威、无忧等成长性企业,黔酒品牌力也处于爆发期。

现在看来,“当年栗书记提出的‘白酒未来十年看贵州’不是空话,这一口号正在成为现实。”

这么好的自身条件,更可怕的是“多彩贵州风 黔酒中国行”系列推广活动从没停止。

▏这不仅仅是在蚕食市场,是在蚕食消费者的意识,威力无穷。

自2014年开展以来,“黔酒中国行”已先后在北京、广东、山东、浙江、甘肃、陕西、河南、深圳、辽宁、上海等地开展多场活动,该活动旨在以“茅台”为引领,打造“贵州白酒”的品牌形象,搭建交流合作平台,促进资本与项目对接,经销商、商超、企业集团、电商等与酒企对接,全方位、多层次拓展市场营销渠道,不断提高贵州白酒在全国市场的占有率。

正因为有了这种团队作战先例,然后带动了“川酒行”、“行走的汾酒”,显然,“黔酒中国行”影响力更大一些。

D、黔酒,白酒王冠上的明珠

贵州的山水,贵州的美酒,从古到今赞誉的人不在少数。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酿一杯美酒。生态是贵州最大的优势,白酒不仅是贵州秀美山川的缩影,更是“贵州特色”鲜活的记忆符号。

不可复制的生态自然资源环境,从根本上给贵州白酒定了型,最好说明就是“离开了茅台镇就生产不出茅台酒,离开了茅台酒厂照样也生产不出茅台酒”。

同样的,离开赤水河流域生产不出高品质的酱香酒,这是社会共识,而非一家之言。由此可见,酱香酒对赤水河流域独特的自然环境、传统酿造方式的高度依赖。

一直以来,贵州白酒牢守生态健康品质初心,弘扬道法自然工匠精神,全面构建“原料稳定可控、工艺匠心独运、产品质量保障”的从严监管体系,确保消费者喝得放心、喝得舒心、喝得贴心,着力塑造“喝醇香美酒、品多彩文化、享健康之道”品牌核心价值。

目前酱香型白酒主体香味物质没有破解,董酒配方三次被列为国家机密,90%的产能必须依赖赤水河流域独特的水土、气候等环境天人共酿,这是贵州酒之所以形成高品质的基因。

与全国其他产区不同的是,贵州赤水河流域产业带是世界酱香型白酒产业的原产地和核心区,产区、产能、产值、利润总额、出口创汇均排第一位。

众所周知,53度是自然生成,此时水分子与酒分子缔合得最牢固,此外,酱香型白酒酸度高、易挥发物质少、酚类化合物多、对身体伤害小,53度的匠心恪守,迥然于其他香型白酒。

▏这里说的是伤害小,但是不能宣传对人有益,毕竟没有科学依据的事还是要谨慎传播。

2018年,贵州白酒以占全国白酒3.5%的产量,实现了全国白酒43%的利润总额、70%以上的出口创汇。

随着消费层级不断升级,在全国白酒市场进入了价增量减、品牌集中、品质提升的新常态下,酱香型白酒在广大市场消费中存在不可逆转性,成为我国白酒极有机会、极具竞争力、极具财富效应的品类,具有较大的提升潜力和空间。

贵州酒的优势,才是贵州酒能够有现在江湖地位的主要原因。但,任何时候要珍惜,切莫过度营销。

02、盛世黔酒,“忧”从何来?

生于忧患,死于自大。

贵州酒现在的发展态势却很好,一片繁花似锦。但是此时我们不能一味地锣鼓喧天、太平盛世。

▏还要继续思考,防患于未然。

对于传统酱酒来说,质量的提升很重要的一个要素,就是依赖于酱酒产能和基酒储备,这是质量提升的先决条件。基酒的优劣、多寡,决定现在、决胜未来,更决胜企业的生命。

茅台之外的酱香名酒,它们的基酒啥状况呢?

钓鱼台国宾酒业年产3000吨;那么,钓鱼台国宾酒业有多少基酒储备呢?官宣称其基酒储备达1.8万吨,是其次年产量的6倍左右。

金沙酒业。目前,金沙酒业年产酱酒1.9万吨,基酒储备达4万吨,是其次年产量的2倍左右。

国台发布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基酒合计产量2019年产季5974.68吨、2018年产季4712.90吨、2017年产季3891.74吨(不包含国台怀酒2019年及以前年度产能)。

江湖数据,习酒基酒约5万吨,其中1980年代的老酒较为充裕(习酒战略单品窖藏1988,得名于1988年习酒公司的酱香型白酒产量达到3000吨,当时全国全行业排名第1)。

当然还有其它众多规模以上的企业产量没有确切数据,仔细算来,这个产能也不是让人那么放心。

A、产能危机,酒从何来?

据权图工作室统计:2019年,我国酱酒整体产能约55万千升左右(贵州以酱酒为主)。

2019年生产的基酒是五年以后的供应量;而今年可供市场销售的酱酒产能是2016或2017年的投产量。2016或2017属于上一轮剧烈调整后的复苏期,投产量约占目前的60%左右。也就是说,2020年可销售的捆沙级酱酒在12万千升左右;即使加上翻、碎沙酱酒,估计整体可销售酱酒产能也只在25万千升左右;

在当前消费热、渠道热、产区热、资本热的酱酒大牛市里,目前酱酒可供应市场的量是供不应求的,尤其是捆沙级优质酱酒。

今年虽然有疫情的影响,但具有规模性优质酱酒输出能力的酱酒企业市场销售仍在井喷。飞天茅台不用再描述,地球人都知道很火;其酱香酒公司产业目前也是热销两旺;习酒已经撞线百亿;国台、金沙等销售翻番;钓鱼台早已产能紧张;金酱、国威、夜郎古等地方酒企也增速惊人。

好一片大好河山,欣欣向荣。

▏目前来看,市场需求和产能之间的矛盾非常明显。

同时,贵州省的产业巨头纷纷加大了基酒的投产力度,尤其是茅台、习酒、劲牌、金沙、安酒、珍酒这几家规模性酒企这两年一直在快速的扩产之中。

但,这一轮扩产后的规模性放量也要到2023年-2025年左右。也就是说,未来五年内,优质酱酒将仍然处于卖方市场,仍然一酒难求。

五年以后,随着上述规模企业的产能逐步释放,优质酱酒产能不足这一问题可以得到一定缓解。

但从长期来看,随着消费端的酱酒规模进一步放大,优质酱酒将持续处于稀缺状态,这是不争的现实。

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思考的便是贵州酱酒核心产区赤水河流域的环境承受能力问题。目前的赤水河流域正在经历新一轮的酱酒扩能,其热度不亚于2011年左右那一波极速扩能,加上赤水河左岸四川方面正在投资数百亿加速建设茅溪镇,这样的疯狂扩能,难道就不怕翻车吗?

▏难道就不怕环境崩塌吗?这种“左倾”激进的做法,你们就不怕重蹈2012年的覆辙吗?

站在产业、品类、企业三方健康发展的角度,重新思考一下自己的规划与方向,酿酒是一个对酿造环境十分讲究、十分依赖的行业,如茅台镇特殊小气候等,一旦现有的环境承受能力突破极限,我们无法预知会出现什么样的严重后果,有可能再也酿不出茅台酒,或者再也酿不出郎酒、习酒或者国台酒,无论损失掉哪一个,那都是无法让人接受的。

而且,这种可能性无法消除。

那么,亲们就将成为历史的罪人。我们讲“发展才是硬道理”,但是,我们的发展不能建立在提前过度消耗资源、“子孙们不能继续发展”的基础之上。如此,宁愿不要发展。

B、市场危机,消费者真的爱酱酒吗?

如果你是有心人,仔细观察现在的消费市场,以酱酒为主的贵州酒到底谁在喝?在哪些市场喝?

▏这是一个很深的学问。

其实,火热的贵州酒(酱酒)只是在行业层面、经销商层面、高端人士层面预热,还远远没有达到普通消费者层面的互动。只是消费带动时间、意见领袖(权贵)带动时间,到达消费者还需要时间。

还有一部分贵州的酒被资本封在酒窖里的,等到升值来卖,或者等到以后老了再喝;还有很大一部分酒杯收藏,放在私人酒窖里等到升值;还有一部分被流通渠道商惜售。

甚至有一部分中档的贵州酒(酱酒)被不法分子买了进行二次灌装,做成高档的酒来牟利。凡是种种,就是没有被真正地消费。

更多的市场还在建设阶段,更多的消费者还需要培育。事实上也是现实,贵州酒除了本省销售外,主要还是在河南、山东、广东等省份销售,更多的华北、西北、华东市场还需要开发。

同时要注意,很多问题制约着贵州酒的发展,不能只看好的一面,不看困难。

酒,最终还是要拿来喝的。没人喝的酒,再值钱也不会有它存在的真实价值。酿出来的酒进不到消费者的杯子里去,这大概就是我们这辈酿酒人最大的悲哀了吧!

C、我们需要注意的问题

价格泡沫

现在的酱酒,无论品牌力强弱,基本集中在单瓶售价500元以上的新高价位段上。在质价相符上,酱酒存在巨大的价值泡沫。

难道酱酒100-300元之间就做不出好酒,大众消费就实现不了?显然,答案是否定的。难道一个没有任何品牌或者商业价值的酱酒,你要让我掏上千块钱来给你们埋单?

▏想多了!当前这个社会,智商税也不是这样收的,谨防聪明反被聪明误,机关算尽却害了自己性命。

口感优化

酱香酒口感属于重口味的烈酒,客观地讲,世界烈酒的发展趋势是朝利口类方向发展的,但是作为重口味的酱香酒确实在国内市场一骑绝尘,虽然有三杯难下肚的缺点,但是有很强的味觉体验感。

当然,一直吹捧的口感不可逆,健康护肝,实则是反智、反科学的,更多的需要在口感上进行改良,适应更多的消费者。

产品危机

这个现象不是现在就有,酱酒一直是这种感觉。市场上,各个圈层流通着各种“千奇百怪”的产品,品质参差不齐。包装“千奇百怪”,让人眼花缭乱。

总之,都是在包装营销一些“特供”、“大师酿造”等概念,拉低了酱酒品类的形象,更有甚者的“洞藏酒”“长毛酒”更是让人恶心。

品牌薄弱

酱酒品类毋庸置疑,茅台酒是引领者,在品牌、品质、品类上,茅台酒是行业和消费者的超级标杆。

同时,茅台酒一家独大,其它品牌好似一群小兄弟跟着大哥混日子之感。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黔酒在市场、品牌、消费者培育等还需要下苦功。

我们要理性看待贵州的酱酒热度,不能被漂亮的数据所忽悠,真成了“老子天下第一”。

贵州酒想要“甲天下”,黔酒还任重道远!

    关键词:酱酒 黔酒 贵州  来源:佳酿网  马斐
    (责任编辑:程亚利)
  • 上一篇:河南市场酱香酒为何这么吃香
  • 下一篇:没有了
  • 商业信息